您的位置:oj8k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1499章 一边倒的巨大优势(第一更)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499章 一边倒的巨大优势(第一更)

    第1499章

    过去,只有新党与旧党之说,而今,对于王洋以及苏东坡、章楶等人,官宦圈子里边又流传出了一种新的归类模式。

    王党,以王洋之姓为其派系之指称,这里边,既包括像苏东坡这位原本的旧党里边的重量级人物,又或者是像章楶这样不属于新党,也不愿意掺和到旧党的中间派。

    还有那些追随着苏东坡,而今同样团结到了王洋周围的原旧党蜀党成员,以及像端王赵佶,又或者是陕西北路、陕西路一带的诸多文武。

    甚至就连朝堂之中的诸多武臣,如今也因为王洋在军事上的连连成功,以及风头无两的他一直都很重视并且十分地信任那些军方将领。

    虽然他的对待武臣的态度,与大宋一直以来的扬文抑武的政治策略背道而驰,但是由此,反倒让他获得了那些武臣的友谊,看看那些三衙大佬对王洋的态度,就可见一斑。

    再加上现如今的大宋天子赵煦,早已经厌烦了那些朝中重臣那老太太似的唠叨,他是一位锐意进取,矢志要继承先祖之遗志,复汉唐之盛世,不甘禄禄无为的天子。

    正是因为如此,他在扬文抑武方面的态度,与那王洋如同一辙,重要的是,王洋的所作所为,让大宋获得了太多太多的利益。

    他发明创造的那些东西,极大的提高了老百姓们的生活品质,又或者是让无数的商贾之士品尝到了甜头,同时又极大的促进了大宋手工业的繁荣。

    而印刷术,让士人阶层,对于王洋充满了感激之情,各种工具的改良,让大宋的手工业者获益良多。

    随着手工业的繁荣,亦让大宋的商业往来便得越来越便捷,越来越多的手工业产品,经由商人的渠道,走入到了千家万户寻常百姓家中。

    可以说,王洋虽然既不隶属于新党,也独立于旧党之外,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却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大宋,士农工商,四民阶层,无一不受其恩惠。

    #####

    章惇可是知道,在大宋的东京汴梁,不论是读书人,又或者是手工业者,或者是那些做生意的商贾之士,又或者是市井之间的平头百姓,提及王洋之名,十个里边,怕是会有五六个翘起手指头点赞的。

    就连那青楼馆阁这样的贱籍烟花之地更是把王洋王巫山当成了神仙一般来崇拜。因为在大宋的青楼馆阁圈子里边。

    他所开创的话剧、歌舞、音乐剧等多种多样的艺术表演模式,让越来越多沦落风尘之人,哪怕是不需要依靠卖笑,只需要你有一技之长,便能够有一口饭吃。

    甚至还有一些优秀的剧目或者是歌舞表演,都成为了大宋各个大型盛会的必选节目。

    还有那些年老色衰,无法再依靠身体赚钱的贱籍女子们,也都通过各种的技术培训,获得了一份属于自己的稳定收入来源安享晚年。

    由此,王洋已被当成了管仲、李隆基之后的又一位青楼娱乐产业的保护神,被他们立起长生牌位,日夜供奉的唯一在世之人。

    哪怕是大宋的军方,不仅仅是那些将帅,就连那些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普通丘八,提及王洋王巫山之名,无一不翘起大拇指。

    为何,还不就因为王洋给他们发明出了最犀利的武器,还有最坚固的铠甲,有了犀利的元祐弩、元祐抛石机,元祐神威炮,让大宋虎贲们可以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外,就轻而易举的收割着敌人的性命。

    而大宋元祐甲的出现,极大的减轻了大宋过去制式铠甲笨重而又防御力脆弱的缺点。有了这种锻造甲的出现,使得大宋的将士们得到了更好的保护,亦上他们变得更加的勇敢与无畏。

    这就是为何,王洋明明在朝中,得到的支援并不多,却能够屹立不倒,并且得到了天子赵煦完全信任与重用的原因。

    就在章惇目光闪烁不定之时,站在那天子身边的王洋,已然厉声大喝道。“军演开始!”

    站在他身边的一名禁军传令兵立刻扬起了手中的一面红旗挥动,很快,下方的高台之上,敲起了那沉闷而又撼人心魄的战鼓之声。

    章惇的视线所及处,红色罩衣的五千禁军将士之中,两千骑兵策马退到了一旁边,所剩的三千禁军步卒,则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列阵。

    而那些原本尚在数里之外的蓝方骑兵们直接就犹如烟花一般的散开,然后犹以缓似疾的速度,朝着那数量远远超过他们的红方步兵阵列扑过去。

    三千步兵阵列尚未完全成形,蓝军的骑兵已然进抵,他们并没有如其他骑兵一般直接向对手发起突击。

    而是分成了五十骑一队,开始游走在这三千步兵阵列的外围,这个时候,红方步兵开始发出了命令,大量的羽箭,弩矢开始从军阵之中飞出,哪怕是天空之中,仍旧能够看到那些箭羽正在朝着蓝方骑兵的方向落去。

    但是,在距离蓝方骑兵尚有一段距离之时,便已经落到了地面上。而这个时候,那些仍旧在游走的骑兵们开始开火。

    每一次的击发,都会在地面上形成一团团的烟雾,但是,蓝方骑兵并非是原地固定射击。那样的话,这些射击所造成的烟雾亦会成为阻碍他们瞄准的障碍。

    而他们只需要围着那红方的步兵军阵不停的游走,只需要依靠那转轮燧发火枪那超远的射程和充足的弹药,就足以磨死那些想进攻够不着,想要跑又跑不过的红方步卒。

    一阵阵的硝烟在弥漫,哪怕是每一轮的射击,判定倒下的红方士卒只按百分之二十的命中率来计算,一千骑兵,只需要五轮射击下来,那么步兵方阵,就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战士丧失了战斗力。

    “而五轮射击都属于是瞄准射击,也只需要不到三息之功。若是全速射击的话,一息之内,他们就可以将六发子弹全部发射出去。”站在天子身边的王洋此刻上嘴皮顶天,下嘴皮顶地的舌绽莲花。

    听得天子赵煦眉飞色舞,连连颔首不已,对付这样犀利的火器,唯有重型大盾方可防御,但是那种重盾,莫说是因为过去缺少骑兵,缺乏机动能力,而最注重防御能力的大宋禁军,也是极少有装备,更别提北辽与那西夏了。